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金融新闻 >

金融新闻

驰援大连 共战疫情??和平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张思思

发布日期:2020-09-13 03:3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7月28日,沈阳防疫流调组全体成员汇聚到领队宋巍房间,学习了国家疾控中心流调报告模板,对比现有模板区别,详细讨论,提出在流调过程中应注意的细节及疫点、密切接触者划定规范,并对流调报告的撰写提出了新的要求,规范沈阳流调组工作细节。宋组长的培训使我学到了在本单位未曾学到过的知识,我深深地被其专业素养所折服。

真的特别庆幸认识了这些哥哥姐姐,弟弟妹妹们。你们是我永远的家人,在你们身上我学到了很多知识,认识到了自己身上的不足,希望在接下来的工作中我能有更大的进步,变得和你们一样强大。爱你们哦!!!

信源:沈阳市卫生健康委

大连疫情发生以来,全省各地医疗队驰援大连,配合大连人民早日战胜疫情。7月27日,和平区疾控中心接到上级通知,需派一名流调队员驰援大连疫情防控工作。新冠疫情以来,我一直负责和平区的流调工作,在流行病学调查方面有一定经验,我积极响应单位领导号召,安排好家中两岁多的孩子,主动请缨要求支援前线。就这样作为第二批支援大连的流调队员我出发了。

8月1日早上六点,省里老师说希望我能在完善一下密切接触者信息。我拖着只睡了三个多小时的身体,又找到宋组长。能看出来她也有些疲倦,但宋组长听我说完什么情况,丝毫没耽误时间。打开流调报告又仔细研究患者的行踪轨迹,发现此患者对其行踪轨迹有所隐瞒,不得不佩服宋组长的经验,犹如侦探“福尔摩斯”一般。宋组长教我如何去调查这样隐瞒行踪的患者,一定要看他的微信和支付宝付款记录,这样可以准确的分析出什么时间他到过哪里。还有一个难题就是我们认为患者整单元的居民,如果有人跟他接触,这些与他接触过的人都应该判定为密接,可整单元居民的信息怎么能得到,如此多的人,又如何对他们进行排查。每次遇到问题我就想尽快把问题解决,想高质量的把流调报告完成,生怕落下任何一个环节、放过任何一个传染源;越是这样我感觉压力就越大,心理开始焦虑、着急,但又不想表现出来,让组长担心,自己默默的承受着巨大的压力。但不得不说“姜还是老的辣”,这些我所谓的问题,在宋巍组长那就是小菜一碟。宋组长梳理出应该如何处理这些问题,任务一分工,所有队员都开始帮我处理后续问题,团结就是力量,第二版进程报告在大家的帮助下顺利完成。当按下提交键那一瞬间,我的眼泪涌出了眼眶,此时的泪水中夹杂着喜悦、感动、感激、感谢!

7月31日是我到大连支援以来第一次出现场流调,宋巍组长殷切嘱咐我在流调过程中的各种注意事项,犹如自己孩子出远门一样担心。流调完成后,我把流调信息传回组里,“家里的亲人们”开始分工,为帮我填密接表的、帮忙梳理此患者行踪轨迹的,大家纷纷忙碌起来。等我从患者家回到宾馆,宋巍组长说:“赶紧回屋洗澡吃饭,我们这边都帮你处理。”当时,我心里就想“我能加入到沈阳流调组这个大家庭中,我真的太幸运了”。简单洗过澡,吃过饭后,我回到宋组长屋中,大家几乎把我前期的工作都做完了。我根据大家帮我完成的雏形,继续完善初始版流调报告,在规定的时间内提交了初版报告。本以为完成初版流调报告后,流调的工作就完成,没想到晚上11:30,省里老师要求尽快溯源患者的密接情况。我一刻不敢耽搁,不好意思的敲开了宋组长的门,宋组长笑容满面的把我迎接到了屋里,我告诉她省里的要求。宋巍组长打开我的流调报告,帮我梳理此患者的行踪轨迹,连夜联系大连市公安、此患者领导和工友,完善流调报告中密接信息,第一版进程报告修改完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钟。宋巍组长今年都54岁了,我真怕她身体吃不消,心理特别感激和感谢她。

到了大连,我们从火车站出发去宾馆,与沈阳组第一批支援大连的流调队员汇合。第一组队员得知“亲人们”要来,喜出望外,早早的都下来,在酒店门口迎接我们。虽然我与这些队员之前并不认识,但见到第一面的时候就被他们的热情温暖内心。晚饭过后,我们到宋巍组长屋中开了个小会,主要是让大家正式认识一下,“家人们”都好亲切,我喜欢他们。